什么鼓劲大家闯应用研商无人区?总理:查究杰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作为国家风投

图片 1

昨日在中科院大连化物所采访时了解到,这个所注重运用“经济杠杆”提高科研人员的创新积极性,去年拿出1800万元用于支持各类基金项目,鼓励科研人员大胆探索。
化物所实施知识创新工程,注重培养具有创新意义的学科生长点。探索是创新的前提,化物所给予科研人员以最大的探索自由度,并加大资金投入设立各种基金支持。所里不少基金直接以“探索”命名,如院士自由探索基金、创新基金青年探索项目、博士科研探索基金等,保证全所从院士到刚参加科研工作的青年人都有探索的“自由”。科研人员产生新的科研想法后,可马上提出申请,经学术委员会对其创新性和技术可行性进行评议通过后,即可签合同进入操作阶段。
各种“探索”基金的设立,焕发了科研人员的探索精神。去年,楼南泉、何国钟、沙国河、袁权、卢佩章、林励吾6位院士都申请了院士自由探索基金。所里的6个创新基金青年探索项目共获得资助经费810万元。对科技创新有重大影响的探索,化物所还进行特别资助,去年,化学激光新体系探索一个项目就获得了200多万元的基金。
除对科研探索进行鼓励外,化物所也鼓励在管理创新上进行有益的尝试。

9月2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工作座谈会,并表示要在年内推动项目经费使用“包干制”改革试点落地,大幅提高“杰青”基金间接费特别是“人头费”比例,探索建立青年科研人员自主合理使用经费承诺制,相关部门在管理上要开辟绿色通道。

  “‘杰青’所资助的经费是一方面,关键是对年轻人的肯定和认可,可以让我放手去做一些意义重大、富有挑战性但需要长期攻关的课题。”日前,记者在厦门大学采访,所到之处,这是听到最多的一句话。

值得注意的是,李克强强调,要探索把“杰青”基金当作国家“风投基金来使用,既促进创新,又宽容失败,激励更多科技人员特别是青年人才勇闯科研“无人区”,催生更多科技“奇果异香”。

  “全国化学专业至今有422位‘杰青’获得者,厦门大学化学化工学院就有23位。”同行的基金委化学科学部常务副主任梁文平说,如今,这400多名化学领域的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已经成为我国化学基础研究的中坚力量。

图片 1

  1994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设立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人才项目。

“杰青”基金曾支持多位学者度过“困难期”

  至今,杰青基金已实施20周年。20年来,共有3004名青年科研人员获得资助,他们科研成果由此获得极大提升,研究水平不断迈向更高的平台,其中部分获得者已经当选为两院院士。

据悉,今年是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设立25周年。会前,李克强观看了基金资助的天体物理、新材料、能源利用、医疗、生物等方面科研项目成果展示,充分肯定“杰青”基金在培养青年人才、推动科技创新上不可替代的作用。

“没有杰青基金,我走不到今天”

座谈会上,丁仲礼、薛其坤、周琪、严纯华、王梅祥、丁奎岭、卢柯、袁亚湘等8位基金资助获得者代表发了言。

  “如果没有杰青基金的资助,我不可能有今天的成果。”厦门大学化学化工学院教授郑南峰说。

什么鼓劲大家闯应用研商无人区?总理:查究杰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作为国家风投。据悉,现行《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项目管理办法》提出,“杰青”基金支持在基础研究方面已取得突出成绩的青年学者自主选择研究方向开展创新研究,促进青年科学技术人才的成长,吸引海外人才,培养和造就一批进入世界科技前沿的优秀学术带头人。

  郑南峰,1977年出生,2007年回国即被聘为教授,2009年获得杰青基金资助,2010年被聘为教育部“长江学者”。

此外,申请人应在当年1月1日未满45周岁,并具有高级专业技术职务或者具有博士学位等。

  “当时回来钱是最让人头疼的事情,‘杰青’资助的200万对课题组的建设太重要了。”郑南峰说。郑南峰主要从事纳米团簇及纳米相关材料的研究,获得杰青基金资助后,在相关领域取得的成就得到了国际同行的高度认可。他在铂纳米复合催化剂的制备、表征及催化反应的过程机理方面的最新研究成果,2014年5月2日在《科学》杂志上发表,提升了我国科学家在该领域的影响力。

在“杰青”基金20多年的历史中,多位受资助的科学家均肯定了基金对其研究、创新工作的支持与鼓励作用。

  “我1996年获得杰青基金,当时资助经费是80万元,这个额度在当时是前所未有的。当然,钱仅是一方面,关键是对年轻人的支持和认可,可以让年轻人放手去干。”
中国科学院院士田中群教授说。

“如果没有‘杰青’,我有可能就放弃基础科学研究了,特别是在高校从事研究的待遇还比较差的那个年代。”北京交通大学交通运输学院教授高自友说。他在2002年成功申请“杰青”基金,帮助他开启学术转型之路,尝试破解堵车难题。

  “杰青基金对延长科研人员学术生命起到重要作用。”厦门大学化学化工学院教授王泉明认为,在国内做学术,成为“杰青”是非常重要的标志,也是一种责任,获得了这个荣誉,就要努力工作对得起它。

对于清华大学副校长薛其坤来说,“杰青”基金是促成他回国的关键因素之一。

“从单兵作战到集团军作战”

薛其坤硕士和博士期间,曾就读于中科院物理所。上个世纪的物理所条件并不理想,“经常修仪器,所里实验仪器经常不能工作”。他博士的前两年,没做出任何成果。后来,恰逢物理所开展中日联合培养项目,薛其坤赴日完成了最后两年的博士学业,并留在日本工作。

   在厦门大学采访,记者最大的感受就是“他们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成为“杰青”后,他们大多从单兵作战转向集团军作战。